032100

祝订婚快乐

周六的动车从西安北到太原南,时间估计错误结果没能赶上车,然后买了半小时之后的下一趟。时间紧到我根本没来得及想我有多笨和多倒霉的事,也没想车站八块钱的矿泉水定价合不合理。
给太原到文水的捷达打电话,我说文水话司机说普通话,然后我就改成普通话。上车之后他跟其他人说话用文水话,跟我说话用普通话,我对这种区别对待感到不恭,强行说了句文水话,又被司机用普通话带回来,而这些我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其实我不太喜欢文水话,我从小的心理活动都是用普通话进行,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心理活动使用的语言,但我是真的想过。文水话很难说情话,文水话中没有“喜欢”这个词,“爱”的发音很难听,“我想你”很拗口,“在一起”的同义表达方式都没有“在一起”感觉更对…… 到现在都很难想象文水人是如何口头表白的,感觉很容易尴尬。
我哥周一订婚。周日晚上嫂子那边的一大家子都来了我家,应该是我家客厅装人数量的新纪录了。晚上陪他们吃饭,我被安排成茶水服务员,听他们喝酒聊天,看讨厌的酒桌礼节。饭桌上两家人说以后就是一家人,其乐融融。
本科毕业之后就没有好好喝过酒了,喝酒太挑人、太挑时间。喜欢听喝酒之后才会说的故事,倒不是酒后吐真言,但来不及掩饰的脆弱是每个故事的点睛之笔。
周一中午我家亲戚朋友和嫂子家亲戚们一起凑了六桌,作订婚见证人。对我来说是内心毫无波澜的,本以为作为订婚男主角的亲弟弟很定会有些内心戏,但是,真的没有。记得以前我哥刚要去外面上大学那个晚上我自己蹲在马桶忍眼泪,窗户上看到我哥的车开走之后就再也没忍住。长大之后兄弟感情可能就是这样吧,不想表达也不需要表达的。希望我哥嫂一直这样互相喜欢吧,希望平淡生活里偶有惊喜。


现在在回学校的火车上,刚昏昏的看窗外一片漆黑,还以为坐的是二十六个小时的去东北林业大学的车。

评论(6)
热度(2)
©03210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