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100

去喝一杯酒吧

学校要去各地做招生宣传,我报名了去哈尔滨的志愿者。然后我和机电学院一个同学王喆一起回林大做工作。
坐了火车第二天下午到哈尔滨,我俩直接去了酒店。我们因为这个工作才认识,所以酒店也订了两间,也没打算一起吃饭。各自洗澡整理之后就去学校里,我之前联系的大四的张子昂在我们去之前就跑东跑西,帮我们弄了海报张贴审批单,然后我俩和张子昂一起,在新15号楼男女寝室、熟悉的图书馆楼下学习广场、二教一教还有我的9A公寓贴了宣传海报,在新食堂门口偶遇了大学女同学,我叫了她两声她才看见我,然后举手跳着表现惊喜。贴海报时候高中同学二古和脑残也都来了林大,忙完之后我和王喆就分开,跟高中同学一起吃饭了。
我在熟悉的阿里巴巴大串毛肚点了最好吃的大串毛肚、锡纸金针菇、锡纸鳕鱼、烤茄子、秘制烤翅、羊肉串、牛肉串、板筋、烤面包片。我们要了一瓶啤酒。我们没有吃完所有的肉串。我听脑残说现在的生活,放弃读了半年的研究生来哈尔滨上班,每天繁琐的文档工作和频繁的下班饭局,开始在饭局喝酒,开始习惯职场可能必须的一整套。我说你会不会感到无趣,她说生活就是这样。二古二战哈工大又失败,调剂到山大一个一点都不了解的专业,我说你不想继续做机械,他说调剂还能双985很不错了。聊着聊饿了我把凉了的肉串吃完了。我爱撸串。
第二天上午在图书馆楼下学习广场准备了西工大的宣传手册和纪念品,时不时三五成群的大三学生过来问一些考研保研的事情。希望西工大的小飞机可以成为她们路上的吉祥物。发完吉祥物已经下午一点多,跟王喆去啄木鸟吃了烤肉拌饭,选了地三鲜和拉皮。吃完我们说去找同学了,各自分开了。我找了前撇和二蛋,前撇班里有活动,二蛋去送毕业的师兄师姐。我无聊回了酒店开了电视躺着。六点王喆突然问我有事没,要不要去中央大街溜达溜达,我想正好买个团子大家族就答应了。坐了公交车到经纬街下车,中央大街路口前面,他突然蹲在路边,拿出手机拍路上一滩积水里的倒影。我说我也喜欢摄影。我们一路拿着手机拍照片,我说这些照片其实我都拍过,他说他也是。他说草,再吃一个马迭尔冰棍吧。到防洪纪念塔他说他从来没看过晚上的松花江,我说我也是。江岸稳重的黄色灯点倒映在江面,游船上有不稳重的写着迷人的哈尔滨之夏的霓虹灯也倒映在江面。
他说不如喝一杯吧,纪念生活了四年的哈尔滨。在江边的大排档,买了黑啤生蚝和虾尾,边吃边喝边聊,我们把所有的触景生情都接着酒精说了出来,说室友说同学说老师学校,最吵吵闹闹的最离别不舍。他说他是班长,他说班饭上没想到成天跟他拌嘴的支书最可爱,他说当时看着班上每个人都有故事,他说当时哭的像个傻逼。我看他眼睛里的大排档特别光亮。我说室友情深,我穿着的傻逼才会买的很贵的短袖是大学室友买的,我们没有喝酒都能躺床上聊人生到后半夜然后一起逃课,毕业时候喝到吐,所有柔软的东西都更柔软。哪有什么再见珍重互道别离,等真的离开时候没来得及说的话都没人再说,汽车发动的瞬间,我哭着不能挥手。他说他送走所有人回来看到空荡荡的寝室,哭着只说了草。我们喝完又续了扎啤。他说他跟小学同桌现在还在联系,他说了模糊的关于可能是的爱情。我说了关于我的爱情,以及我的模糊的关于可能是的爱情,我说了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的秘密,他说每个人都有遗憾。我说真美好,喜欢这种感觉,喜欢酒精,喜欢陌生的感觉,喜欢熟悉的感觉。他说真美好,好久没有遇到相似的人,好久没有说过心里的话。我们干杯之后已经半夜两点。站在防洪纪念塔旁边,又看了一眼中央大街。
第三天跟二蛋在寝室闲聊,然后去美食广场吃了烤猪蹄,然后买了异形的票打发时间,烂片。晚饭跟欠撇一起吃的,我选了以前经常吃的外婆家火锅。还是特别好吃。他说他们室友做了毕业歌的MV,特别有感觉,他给我看了歌词,跟我说明天就能看到MV。我回酒店找了东林版《南山南》,《嘿,朋友》,东林版《成都》,《回到这里》,听着就好像在做梦。

评论
热度(2)
©032100 | Powered by LOFTER